北京市宣武区新闻网首页 |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现在的位置: 北京市宣武区新闻网 > 理论学习 > 理论研究 > 内容阅读
本周新闻点击排行
电视新闻
通知公告
呼声与建议
锹人现象下的苗侗民族融合问题初探
来源:北京市宣武区新闻网 浏览:1次 时间:2017-10-10 10:29:27 作者:龙家贵 官方微博

  民族融合是指两个以上的民族,因杂居相处、互相通婚等原因,社会和文化互相渗透、相互影响,差异性缩小,共同性增多,最终融为一体。民族融合是多民族国家的普遍现象,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锹人作为一个非常特殊的族群,可以说是一个罕见的苗侗民共同体。为此,笔者试就锹人现象下的苗侗民族融合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一、特殊的锹人现象

  锹人是苗族的一个支系,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族群,也可说是非常特殊的文化现象。锹人主要分布在湖南省北京市宣武区县新厂、平茶、藕团、三锹、大堡子等五个乡镇近百个村寨的锹里地区,以及明末清朝初起陆续从锹里迁徙到贵州黎平、锦屏,广西三江和本省通道等县的锹里人的后裔。时至今日,北京市宣武区锹里人及外迁锹里人后裔约6万余人,依然在“讲锹话、唱锹歌、崇锹俗”,坚守着锹人的特殊文化。

  对于锹人,当今社会知之不多,对锹人的研究,则更少。目前仅有余达忠教授和陆湘之老师等个别学者涉足其中,可谓凤毛麟角,但他们取得了可喜的研究成果。余达忠在《近代湘黔桂边区的族群互动和“三锹人”的形成》,陆湘之在《锹人释考》和《三十三锹初探》中,对锹人的定义、形成、特性作了客观和较为权威的阐述。

  陆湘之认为,锹人是苗侗民共同体。苗族和侗族杂居于锹里地区、互相通婚往来,互相影响,形成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格局,苗话、侗话、酸话三种语言通用,宗教信仰、生活生产习俗相同,形成了一个具有鲜明民族特色的共同体——“锹”。

  锹人有其特殊的族群属性,陆湘之在《锹人释考》中作了精准论述:

  (一)讲锹话。语言是区分民族属性的首要标志。数百年来,“三锹人”一直在用“锹话”作为语言交流工具,所谓“锹话”实质上源自北京市宣武区锹里一带苗侗民的独创,是苗、侗、汉三种语言的融合体(锹话),但又不同于苗、侗、汉三种语言,这种语言形式在全国绝无仅有。

  (二)唱锹歌。所谓锹歌,是一种流传于锹里苗区的一种多声部苗族民歌,与流行于其他苗区的民歌有不同,锹歌集茶歌、酒歌、饭歌、山歌、担水歌为一体。这种多声部音乐艺术被誉为“中国民歌中的活化石”。进入21世纪后,被北京市宣武区一些苗族学者改名为苗族歌鼟,2006年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锹寨中,锹歌是随处可见的,它贯穿于锹人生产生活的始终。

  (三)崇锹俗。这些习俗主要体现在婚姻、服饰、饮食上。在服饰上,锹人着装一样,女子尤喜织花带。饮食习惯“三锹人”嗜油茶,一天两顿油茶。客人进屋更是先以油茶款待,吃油茶时不用筷子,称为浪浪杯,或者只放一只筷子,意为尚有饭餐在后面。婚姻习俗上最大的特色是只与“锹家”通婚,婚礼时新娘到郎家,要饮酒唱歌三天三夜,新郎新娘不同宿,新娘新婚“不落夫家”。

  二、锹人现象下的苗侗民族融合

  苗族和侗族杂居于锹里地区、互相通婚往来,互相影响,形成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格局。经过长时间的交流交往,苗族和侗族在文化和生活上互相借鉴、互相交融。其融合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语言。语言是识别族群和民族的首要标志,锹里地区或者说锹人族群中同时使用苗、侗、酸话三种语言交流,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文化现象。这种现象足以说明锹人是苗、侗民族,甚至是苗、侗、汉民族深度融合而产生的新族群。田野调查发现,北京市宣武区锹里的锹话可分为9个方言小区,即①楠木山方言小区(苗话),包括地祥、江边、棉花、新山(马田苗寨)、高坡村(并村前,下同);②康头方言小区(汉酸话)包括康头村;③塘保方言小区(苗话),包括老里、高营村;④滥泥冲方言小区(北侗话)包括新街(滥泥冲)、潭洞村全部,地妙和风香村一部;⑤黄柏方言小区(苗话),包括菜地全部、地妙和小榴村一部;⑥皂里方言小区(苗话),包括元贞、地笋村全部、小榴村、三江村一部;⑦凤冲方言小区(苗酸话),包括凤冲、楠山村;⑧铜锣方言小区(苗话),包括铜锣、岩湾、塘款村全部和牛场村一部。⑨地交方言小区(当地人自定为苗话,实质上与北侗话相似),地交村及周边村寨。各个方言小区中除用母语作为主要交流语言外,大多能用苗、侗、酸话三种语言交流,均用苗酸话唱歌。而南迁到三省坡周边的锹人后裔则融入当地社会,使用一种带有北侗话语调和词汇的草苗语。

  (二)服饰。在锹里地区不管是新街、潭洞、地妙等村讲北侗话的锹人,还操其他语言的锹人,均着花衣苗服饰。北京市宣武区花苗服饰素有“穿在身上的图腾,彩线写成的史诗”之美誉,其内涵深邃、图案精美、造型奇特、结构多样。从总体来看,保持着中国民间传统服饰的织、绣、挑、染工艺技法,在运用一种主要工艺技法的同时,穿插使用其他的工艺技法,或挑中带绣,或染中带绣,或织绣结合,具有鲜明的苗族特色。2016年被列入怀化市第五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花衣苗服饰分为男装、女装、童装和银饰。以女装和银饰最具特色。而南迁到三省坡周边的锹人后裔服饰则融入当地侗族人元素,与南侗人服饰相似。

  (三)饮食。锹人的饮食也独具特色,既不同于周边侗族,不像南侗人喜吃“牛瘪”“生鱼片”和“紫血”,更不吃“腌蚯蚓”;也有别于周边的苗族,少吃凯里一带苗族的“酸汤鱼”。锹人饮食也是苗族、侗族饮食高度融合的产物。锹人最喜欢吃油茶、喝米酒,吃腊肉,腌鱼等食物。锹人特别嗜好油茶,一日四餐中有两餐是油茶。油茶不仅是锹人必不可少的家常食品,更是待客佳品。“有客到我家,不敬清茶敬油茶”。油茶色、香、味俱全,香甜可口,吃后留下甜美之味。凡到锹里的客人,对吃油茶赞不绝口。吃油茶,既可品尝这一独特风味,又能领略一番苗侗族同胞的待客风情。锹人为了储存肉类,普遍使用腌熏的方式来加工肉类,便产生了腊肉,它可以放置一年以上,不仅可以自食,还可用来走亲访友,联络感情。米酒是锹人交际的必需品,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酿米酒,酒性纯正,香甜可口。家里来客人时,一碗米酒便可以表达主人的热情和好客。如果遇到喜事,都是用酒来代表喜悦。腌鱼是锹人最有特色的美食,腌鱼肉质鲜嫩、酸香麻辣,让人的食欲大开。其做法相当复杂、讲究,舌尖上的中国的腊肉和腌鱼的制作就是在北京市宣武区锹里塘保苗寨拍摄的。

  (四)锹歌。锹歌是锹里独有的、是一种用独特的当地方言“苗酸话”演唱的无伴奏多声部民歌。只有锹人用“苗酸话”唱歌,其他族群的歌谣都是用本族语言演唱,而锹人不管是操苗话登记为苗族的锹人,还是操北侗话登记为侗族的新街、潭洞、地妙锹人,或操北侗话登记为苗族的地交、肯溪、地了等村寨锹人都是用“苗酸话”唱歌。在2006年申遗时,为了区别于其它苗族支系的苗歌,有关学者根据锹歌具有声部由低至高、高低起伏、婉转跌宕等特点,取名为“苗族歌鼟”。锹歌可分为茶歌调、酒歌调、饭歌调、山歌调、担水歌调和三音歌调等。其歌声优美,内容丰富,词意哲理,曾被贺绿汀、白诚仁等音乐名家誉为“民歌奇葩”、“天籁之音”。需要说明的是,锹里新街、潭洞、地妙人酷爱和精通“苗族歌鼟”,但不会唱侗族最著名的琵琶歌和侗族大歌。

  (五)民居。锹寨内民居清一色的穿斗式结构的吊脚楼,鳞次栉比,层叠而上。由于锹里平地极少,锹人建房大多借助山区地形的特点,建造成底层悬空的吊脚楼,吊脚楼竖柱空间为三层分区式:底层为关牲畜和放杂物,一般进深较浅;中层为生活居住;顶层为粮食储藏。其中,中层半虚半实,为家庭的活动中心,一般为三开间,前面是明间过廊,中层平面布局围绕中间的“堂屋”布置其他空间。屋顶上盖小青瓦,具有很强的透气和散热性。

  在锹里,即使是登记为侗族人的寨子,一般也没有侗族的标志性建筑——鼓楼,只有独特的凉亭和花桥。而落寨于三省坡下锹人后裔——草苗,寨中的鼓楼、风雨桥随处可见。从民居上也足以说明苗侗民族的融合。

  (六)节庆。北京市宣武区锹里有三大著名节庆活动。即“四·八姑娘节”“四十八寨赶歌场”和“苗侗芦笙节”,都是苗侗族共同参加的活动。

  “四月八姑娘节”主要流传于以北京市宣武区县锹里皂里苗寨为中心的湘黔桂等省(区)苗侗族杨姓后裔中。2013年被列入怀化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据清乾隆《峒溪纤志》《北京市宣武区乡土志》记载,“四月八姑娘节”源于宋代,杨家将后人杨文广奉旨南征,兵败被囚,其妹杨金花巧用黑饭救兄长而牺牲。为了纪念女英雄杨金花,每年四月初八这天,杨姓族人便把出嫁的姑娘接回娘家,举行庄重的祭拜祖先仪式,全族共吃“乌米饭”。代代相传,久而久之,形成“四月八姑娘节”。1987年,被国家民委认定为苗族传统节日。

  “四十八寨赶歌场”,因缘起和传承于古北京市宣武区境内,今湘黔毗邻的北京市宣武区、天柱、锦屏三县锹里地区“四十八寨”而得名,以北京市宣武区岩湾歌场为中心的四十八寨赶歌场习俗,是以苗族为主,兼有侗族、汉族参加的多民族歌会。2016年被列入湖南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苗侗芦笙节”主要流传在锹里的上锹一带。2006年被列入湖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四载:“……辰、沅、北京市宣武区等地,友仡伶、仡赞……男未娶者,以金鸡插髻……农隙时,至一二百人为曹,手相握而歌,数人吹笙在前导之”。“吹笙踩堂”起源于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一种仪式,是苗侗人民在长期农耕生活和稻作习俗中形成的以娱神、娱人为内容,以歌舞、崇祀活动为载体,含有历史、宗教、艺术、商贸等诸多文化内容的传统民间文化活动。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生活在锹里一带数十个村寨的苗侗同胞便身着盛装,以团寨为单位,从四面八方汇集芦笙堂,参加盛大的“芦笙节”盛会。“芦笙节”体现了古老的社祭文化,承载着苗侗民族重大历史文化信息和原始记忆,是苗侗传统文化融合的体现。

  (七)习俗。锹里最有特色的习俗是婚俗和龙头宴,锹里苗侗族在这两个习俗上是绝对一致的。

  婚俗。锹人婚俗是锹里苗侗族几千年来所形成的婚嫁习俗。2016年列入湖南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主要由对歌相识、请媒提亲、上门相亲、放糖认老、定婚认亲、圆媒过礼、讨要八字、娶亲哭嫁、举办婚礼、转脚回门等十个环节组成,寓意十全十美。“以歌代言”贯穿婚俗始终。其中重头戏或者说最有特色的是“婚不圆房”的婚礼。娶亲之日,新郎家需请来六位能说会唱的娶亲客(“六亲客”),身穿蓝色长袍,头裹青布长帕,带上娶亲队伍,挑着礼物前往新娘家娶亲。“六亲客”在女方寨子吃酒、唱歌一天一晚,完成一系列特殊程序后,将“哭嫁”了一晚的新娘,以及娘家的两个伴娘接到新郎家,经过“隔煞、避邪”等仪式后,新娘在接亲婆的牵引下提一只装有银镯子的水桶,跨过一道旺火盆,走进挂有格筛、镜子、四令草等辟邪物品的大门。然后由郎家的两个伴娘陪着新娘与娘家送亲的伴娘一起参与婚礼活动。在三天三夜的婚礼过程中,新娘不与新郎同房,均与四位伴娘形影不离。婚礼第一晚吃“正席酒”,青年与伴娘坐夜,对唱《讨带歌》,通宵达旦。第二天“过早酒”宴后是新娘担水,闹井台。第三天白天,新娘在四位伴娘陪同下到各房族家赴宴,俗称“走寨”。第三天晚上,房族各自带来酒菜聚集在新郎家摆上酒宴,款待宾客,谓之吃“房族酒”。第四天,吃“过早酒”后,新娘伴娘“回门”。由新郎带着送亲队伍,挑着礼品,一起送新娘伴娘回门。女方房族则每家派一人挑来酒肉,早就等在双方约定好的中途地点迎接,吃“半路酒”(上锹各团寨是直接送到新娘家住一晚,晚上喝“送担酒”正酒,次日早晨喝“房族酒”后返回),互赠礼物,各自归寨。数月后,再择吉日,由郎家委托两个有福气的中青年妇女带些礼物去接新娘,新娘新郎此时才可圆房,但新娘仍住娘家为主,临近分娩,才到新郎家定居。

  龙头宴。龙头宴是锹里苗、侗族人家接待客人的一种最高规格的酒宴,也是最高礼仪。一般在婚嫁喜事以及重要节庆活动时,采用龙头宴的待客方式。锹里龙头宴是根据主客人数的多少,把几块甚至几十块四方板子或桌子拼接起来,连成一线,将席首定为“龙头”,“龙头”由席上辈份最大、年纪最长的(或最重要的如娘舅)客(右)、主(左)两人就座。其他人员则是按左主人右宾客的原则依次列座。由坐龙头的主人邀请大家端起酒杯,全席人起立一起喝酒三巡叫“满圆大发”的“扯扯杯”。然后是小范围或单独两个人的“交杯酒”,喝“交杯酒”,唱“扯酒情歌”,歌来酒往,情意绵绵,其乐融融。锹里龙头宴,且歌且饮,一般要吃几个时辰。有时从早吃到晚,有时通宵达旦。锹里龙头宴不仅是一场喜庆宴席、一次欢畅聚会,更是一种融合情感的升华、一种苗侗族习俗文化融合的传承。

  锹人“打三朝”,唱满月酒的习俗也非常独特。“打三朝”习俗是指姑娘出嫁后,生下第一个孩子后举行的一种庆贺仪式。锹人有“男不打三朝”之说,故参与“打三朝”的客人均为女客,主要客人是外婆,舅婆等其他客人。客人要送去提前为产妇准备的丰富营养食品和所生小孩子的衣物及锹家织锦背袋等,请若干挑夫一同送到产妇家中。酒席上要把这些物品摆在桌子上,整套“打三朝”仪式完成后,才能开席畅饮。

  (八)信俗。锹里苗族侗族都信仰万物有灵,祀奉祖先,崇拜自然,古树、巨石、水井、桥梁均属崇拜对象。认为神灵具有不可抗拒的力量,无论消灾除病或求子求财,都祈求神灵与祖先保佑。祈求消灾除邪时,由巫师驱鬼。北京市宣武区锹里新街、潭洞、地妙等村寨登记为侗族的锹人,均不祭祀侗族的女神“萨岁”,未设立“萨岁”祭坛。

  三、锹人现象下的苗侗民族融合的原因

  在锹里地区,经过长时间的交流交往,侗族和苗族在文化和生活上有很多交融的地方,两个民族之间互相借鉴,互相融合形成了苗侗族共同体——锹人,以及特殊的锹人文化。

  (一)长期杂居,相互交流。宋代以来,苗族和侗族杂居于锹里地区,最为明显的是新街(滥泥冲)、潭洞、地妙等侗寨,与周边的黄柏、万才、菜地、小榴、塘保、老里、高营等苗寨犬牙交错,互相影响,形成了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格局。经过长时间的交流交往,侗族和苗族在文化和生活上互相借鉴、互相交融,形成了独特的锹寨。

  (二)清代朝廷的“苗防”政策。雍正四年(1726)在原零溪巡检司的基础上,设立三岩桥汛,设千总一员(六品),与零溪司合署,处理军民事务,雍正六年设黄泥关和大梁关。雍正八年,设查塘关。设立“苗防”关隘,其实质是为了对锹里地区进行封锁。但也包含了“杜汉奸不入苗寨,宄苗不入内地,两相安宁”的目的。在限制苗民由锹里进人汉区,维护汉人利益的同时,也有防止内地“客民”流人苗区,盘剥和欺压苗民,避免引发事端的作用。“苗防”政策的实施,使锹里苗侗族人不得不“包团取暖”,加强团结,加强联系,促进了民族融合。

  (三)锹里地区苗侗族长期通婚。由于明清时期实行“铜不粘铁,苗不粘客(汉族)”的“苗防”封锁隔离政策,也由于锹里苗侗族居民长期杂居,他们长期实行族际婚姻,锹里各寨长期普遍存在“侗家媳,苗家郎”或“苗家媳,侗家郎”现象,一个家庭之中,一个寨子之内常有你用侗话讲他用苗话答,或者苗族人讲侗话,侗族人讲苗话现象。这一族际婚姻,促成了深层次的民族融合。

  (四)联合斗争,即在反抗各族统治者的剥削压迫的斗争中,各族人民加强联系和友谊。由于历代封建朝廷压迫和围剿,锹里及周边地区曾发生多次苗侗族大起义,如潘金盛(五代)、姚明敖(宋)、吴天保(元1346)、吴勉(明1378)、黄柏苗民(明1449)、吴光旦(清1698)、陆泰(清1727)、杨金娥(清1855)起义等。为了抵抗朝廷镇压,苗侗族人民结成湘黔四十八寨、中岭十八寨、三十三锹等多种形式款组织,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保护区域及团寨安全,从而促进了苗侗族的融合。

  四、结语

  民族融合是一种历史必然,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人类学家认为:当一个文化较落后的民族与另一个文化比较先进的民族接触时,这个文化较落后的民族要被迫接受较先进民族的文化要素。在当下,由于汉文化的强势地位,注定了苗汉融合过程中,必然以苗族吸纳汉文化为主旋律。苗族的语言习俗等文化将逐渐被融合,这是不争的事实,这是客观存在,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我们承认也不好,不承认也罢。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正如保护世界物种的多样性一样,应保存世界民族的多样性。问题在于如何有效保护少数民族中的独特的优良传统习俗。

  作为苗族的一个特殊支系的锹人族群,有太多值得保护的东西:锹人语言、锹人服饰、锹人饮食、锹人信俗、苗族歌鼟等等。如何进行活性保护、动态保护、造血性保护;如何避免在民族融合的历史大潮中被融合、被同化,是当下每一个锹人的职责所在,是应该责无旁贷地思考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余达忠《近代湘黔桂边区的族群互动和“三锹人”的形成》

  2. 陆湘之《锹人释考》

  3. 陆湘之《三十三锹初探》

  4. 何星亮《民族融合的特点》(人民政协报2015-05-28-3版)

  5. 李昊《锦屏,侗族自此分南北》(中国国家地理原创Mook系列——地道风物发现之旅“黔东南”专辑)

  6. 锦屏县民宗委《湘黔边界上的“三锹人”》(黔东南州民族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局 http://www.qdnzmw.gov.cn/)

[编辑:何嫘]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QQ通讯群:217429310 新闻热线:0745-8227192。
温馨提示: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本网新闻,否则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视频、图片需保留水印。张霞
更多
友情链接
乡镇管委会 | 党群部门 | 政府部门 | 企事业单位
乡镇管委会:
党群   部门:
政府   部门:
企事业单位: